關於我們 - 教會歷史

  1. 我們的使命
  2. 我們的信仰
  3. 教會歷史
  4. 教牧同工
  5. 姊妹教會
  6. 外地宣教
  7. 行事曆

谷區國語浸信會的源起 谷區國語浸信會的初期 谷區國語浸信會的成立 「金燈台」的建造

 

谷區國語浸信會的成立

第二次沒有牧師駐會的日子

雖然潘嘉璐牧師在八三年五月廿九日迫不得已,因病辭職,但潘牧師已為我們建立教會的基礎。以致於在往後一年沒有駐會牧師的的日子中,弟兄姊妹們仍能堅守崗位。

潘牧師在離開前,做了交代,完成小組訓練,也留下小冊子供弟兄姊妹們參考,所以週間的各種聚會以及週六的晨更禱告會在潘牧師離開後仍是正常進行,未曾停止過。

王文堂牧師在潘牧師離開前已有意獻身,只是尚未決志,仍是弟兄。一年後,王弟兄於八四年四月決志攻讀神學,終身事主,為本堂獻身之第一人。孫大程牧師當時就讀神學院,也在另一教會服事,名為孫一程弟兄,與潘牧師有聯繫。

母會鍾世豪牧師更是無時不惦記我們,於是在潘牧師離開後即親自出面敦請廖加恩牧師再度出馬,每月來谷區分堂指導,並請孫弟兄與王弟兄協助,這一年間教會的供應竟是未曾缺乏。

八三年十一月五日,在鍾牧師和張老師母的指導帶領下,成立了聘牧委員會,當時的聘牧委員除鍾牧師和張老師母外,尚有姚榮輝弟兄、呂明明弟兄和楊執事。

聘牧委員會在次年,即八四年三月廿五日議決,聘請許中生牧師來牧養谷區分堂。

許中生牧師與本會

Pastor Hsu and Mrs. Hsu許牧師於一九八一年自耶魯神學院畢業後即在中加州的「斐市 ( Fresno ) 華人浸信會福音堂」牧會。在八三年經培城國語浸信會張繼中牧師邀請,帶領青少年退修會,因而有機會與母會、谷區分堂以及南加州教會互相認識。

之後,許牧師有機會帶領數堂的培靈會及順道參加教會的Castaic Lake郊遊活動,台上和台下的許牧師都令人印象深刻,為聘牧委員會及弟兄姊們心中的牧師第一人選。

沒有牧師的日子我們很清楚。因為許牧師是斐市華人浸信會的現任駐會牧師,若斐市教會答應「放走」許牧師,以後斐市教會就沒有牧師了!沒有牧師的斐市教會要怎麼過呢?從斐市教會將許牧師「挖角」來我們教會,恐怕也不會合 神的心意!於是弟兄姊妹們更是迫切禱告,尋求 神的旨意,求神差派祂的僕人來我們教會。

在中加州,斐市教會的弟兄姊妹們聽到牧師可能有「異動」的消息之後,也與牧師一起不斷的禱告,尋求 神的旨意。「若 神的旨意是要你去南加州,請你不要考慮斐市的狀況, 神會給我們預備。」斐市教會的弟兄姊妹們在長時間的禱告後,憑著信心對許牧師說:「請不要有後顧之憂,以 神的國度為重!」

不久,有一位在上海牧會三十多年的老牧師來到斐市教會,老牧師人如其名:「江邊樹」。江老牧師在「文革」時期受到不少逼迫,也曾被關好多年,但身體仍然健壯,「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他所作的,盡都順利。」(詩1:3)我們的 神依然重用他。

我們並沒有向斐市教會「挖角」,斐市教會也沒有「放走」許牧師,一切都是 神的旨意。我們終於明白「日期滿足的時候」的意義,也更從中學習到「順服」的功課,更不忘「時時禱告,凡事謝恩」。

許牧師終於應聘,於一九八四年六月三日到任,開啟了教會成長的另一個里程碑。

谷區國語浸信會的成立

母會原就有意在分堂成長到一個階段後協助成立教會。所以許牧師到任之初,一方面在母會的鼓勵下,另一方面由於看到 神的作為,於是許牧師與眾同工們積極的籌備。日期滿足的時候到了!經過五年的「發芽期」後,「谷區國語浸信會」終於在一九八四年十二月二日正式立案成立,立志在谷區高舉基督,傳福音,榮耀 神的名。

多福之地

我們的教堂座落在「多福之地」上!所謂「多福」不只是街名「Nordhoff」是「多福」的諧音,這真是 神所應許的「多福之地」教會建堂的心願始於七九年八月十九日,當時有人奉獻十元,憑著信心開始一點一滴的積蓄建堂基金。在潘牧師到任前一個月建堂委員會成立,第一任的建堂委員是姚榮輝、呂明明及楊耀庭弟兄三人。開始時建堂委員會擬出許多計劃,收購的「對象」包括現成的小教堂、改裝的庫房(Warehouse)、關閉小學的禮堂……等等,購地自建因實際的變數太多,費用難以估計,其實是最後的選擇,換句話說原來是不在考慮之列。「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建堂委員�����這些考量主要是���為手上存款太少。雖說有十足的信心,不然怎麼會有建堂基金和建堂委員會?求主憐憫,這信心其實只有一粒芥菜種般大!從後來成就的事來看,更是見證了我們常說的:「的意過我們的意念」、「 神所賜的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

前面提到教會在八年第一次搬遷由於原地主教會將教堂出售。我們教會原有優先承購權,就是因為「阮囊羞澀」,買不出手,所以只好搬家。現在想來,不論這些事的成就與否,其實都有 神的美意在其中,原來許多 神的美意是有時間性的。前面提到「日期滿足的時候」到了,事情就必成就,否則只有「順服」與「等待」,在「順服」與「等待」的過程中所學的就是禱告和信心的功課。

俗話說:「人算不如天算」,建堂委員們在這幾年中也看了很多待售的地產,只因這些都不是 神要賜給我們的,當然沒有一筆成交。

一直到八六年下半年,在偶然的機會中,姚榮輝弟兄和許牧師看到「Nordhoff」和「Zalzah」交口處,就是現在教會座落的這塊地。看了以後,因為價碼和地段都好(平均每呎的售價僅5.30元,約為鄰居的四分之一,較以往所看的任何地產都便宜得多)。所以姚弟兄提到建堂委員會和全教會討論。雖說便宜,但因地大,總價也達到四十一萬五千元之譜,而我們的建堂基金儲蓄從當初的十元成長了七千倍,達到了七萬元,為數不少,但比起地價尚差一大截。

old house on the church property

更有甚者,一友會已向原地主提出買單(Offer),為了避免造成不良的競爭現象,教會暫時沒有提出購買計劃。到了原地主與友會的交易不成之後,教會也已召開臨時會員大會,通過購地案。姚弟兄在岳延年弟兄的鼓勵下,向地主提出買單,那時在公證公司(Escrow)裡另有三個買主在排隊。換言之,等前面幾個買主都談不攏後,地主才有可能與我們談判。我們又沒有充裕的存款單做後盾,所以成交機會其實非常小。

神的作為是奇妙的,在人看來不可能的事,在祂都能。八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們買地成交的契約正式進入公證公司,不可思議的事是原地主借我們廿七萬元促成這筆交易,我們只要付約四分之一的價碼就可擁有這塊地。買地頭款與建堂基金的差額很快的在約兩個月內就補足了。

第三次搬遷

一九八九年十月十五日,支援我們十年的地主教會需要更大的場地,將原有的教會房舍讓售給另一教會。

我們接到新業主教會的通知,必須在次年元月一日前搬遷,這是我們教會第三次、也是進入新堂前最後一次的搬遷。

感謝 神的安排,也要感謝地主教會在這十年間對我們的照顧與支持,使我們在經濟上沒有房舍租借的負擔,得以渡過「成長期」以前的歲月,並有恰恰足夠的存款購進「多福之地」。

一九九○年元月七日,教會開始在離原聚會教堂不遠的 Valerio Street School 小學禮堂舉行主日崇拜。在此同時,建堂的事工也積極的在同時進行

 

谷區國語浸信會的源起 谷區國語浸信會的初期

谷區國語浸信會的成立

金燈台」的建造